是什么颜色呢?

画画丑丑丑丑丑丑over
愿你走的道路光芒万丈
即使是荆棘铺满的道路
请记住前方永恒的荣光

借助那个男人做的机器人,安迷修终于听清楚了那句话。
「喵咕,喵咕,不要哭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你不要哭,你一哭,我就难过的想要发疯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实话说,第一眼看到AI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冷漠的
雷总人都死了?后面还有会比这更虐的吗?!
当然有啊!
冬爹接下来的剧情给了我一耳刮子。
对不起我哭的稀里哗啦,一边哭一边画。
冬爹不愧是冬爹,以后我都不敢撸猫了。(猫奴哭)
冬爹的文……啊,不,是刀子,是这样的:
后!劲!足!
……
不行我说不下去了
让我再哭会……
最后艾特一下冬爹@凛冬季节 

评论(5)

热度(92)